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暴事故
强暴事故

强暴事故

小惠并不清楚父亲为什么把自己和母亲弄到日本来,这在小惠的心目中,日本应该是一个很丑陋的国度,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应当和小时候电影里所看到的日本鬼子一样令人生厌。

  事实上,小惠是在到日本后近半年时间,才渐渐地习惯和日本人相处。

  一般情况下,到日本留学的应该是读大学,而小惠才刚进入高中的毕业阶段。

  在日本读高中和在国内没什么两样,好象日本人的会考和中国的一样,大家都在努力地挤那根看不见的独木桥。

  但偏偏这个时候,小惠和母亲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烦。国内没有钱寄来了,出国时所带的那笔钱仅能在日本东京买到一间很小的房间,本来说好等一年后父亲从企业退下来,再到日本过三口之家的幸福生活的,现在这样的情况真让小惠的母亲刘英心烦。

  从国内出来时真该多带一些钱。

  也不应该急着买房子。

  最担心的是不知道小惠的父亲在国内出了什么事情,如果不是出事了,也不会不寄钱到日本来。

  打电话根本就没人接。

  好在正好放暑假,小惠暂时不用为学费发愁。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几个月后一开学,最后一学期的费用就会让小惠母女俩犯难的。

  「应该问亲戚才对。」

  小惠清醒地对母亲说。

  「打到亲戚处的电话一个也没人接,我担心是不是你爸爸出什么事了。」小惠母亲的担心是必要的,在某些方面,她比小惠要清楚得多。

  「上个月刚好买了车,现在家里就剩下不到三万日元。」小惠母亲不无焦虑地说。

  「也许,爸爸有什么急事把这给忘了吧。」

  「但愿吧!」嘴里这么说,但小惠母亲心中是明白的,在这点上,小惠的父亲不会是那种忘事的人。

  「那么,出去找工作吧!」

  小惠懂事地说。

  只能这样了,在日本没钱是不可能生活得下去,更何况是在东京。

  小惠的母亲才刚到四十,面上看怎么也不象四十的女人。由于在国内家里的条件较为优越,皮肤也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很年轻的样子。

  但在日本,找工作相比国内更难。对学历的要求好象更严格。这样的话,只能到街上的餐馆找事做了,虽然面子上过不去,但总是能有收入的。

  一家日本人开的小店铺留下了小惠的母亲,工作是每天洗碗,从中午直到晚上十点,每天1500日元。

  小惠的母亲怎么也不会让小惠出去工作的。自己可以辛苦一点,但孩子一定不能吃苦。这是每一个中国家长的习惯。

  小店的老板是一个叫木村的矮胖的中年男人,老板娘好象在一年以前就去逝了,店虽小,但正好缺少一个帮手,在小惠母亲上门来找工作的时候,木村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大概有一些说不出的原因吧。

  店里除了老板木村,还有两个厨房的人。加上小惠母亲,总共就四个人。店里的生意很一般,这样的小店能在东京这样的城市生存已是很不容易了。

  薪水每周发一次,这样对小惠的母亲来讲很实在,可以及时地补助家里的日常开销。

  但每天在店铺后面的厨房里洗碗很辛苦,老板为了节约,后面没有空调机,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工作,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但到每周发薪水的时候,老板木村的脸色仍是很难看的。不时地唠叨着生意的清淡,并找着理由教训人。

  「生意这样清淡,你清的碗也不多吧,下周再这样,你的工钱不应该发这么多的。」木村对小惠的母亲说道。

  小惠母亲点着头,小心地陪不是。

  看着小惠母亲那张仍旧俊美的脸,木村展开脸皮,温和地对小惠母亲说:「不过,象你这样漂亮的女士在我这里,应该是我的福气才是呀。」第一次听到老板说这样的话,小惠母亲有些难为情地不知怎么回答。

  但次数多了,也就没觉得有什么了。

  「老板对你很关心呀。」叫光夫的厨师对小惠的母亲说道。

  「说什么呢,请不要开玩笑,老板只是说着玩的。」小惠母亲低头回答。

  在这里,小惠母亲的工种是最低等的,这样,对店里的每一个人都应当尊重。

  「到这里有两个星期了吧!」老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厨房后面。

  「是的,谢谢,谢谢各位对我的关照。」小惠母亲转身回答。

  「谢什么呢,都是一家人嘛。」

  木村点点头,笑着对小惠母亲说。

  今天也许是发薪水的缘故,店里所有人都没有在下班后立即回家。

  山田也从一边过来,脱下身上的脏衣服,光着油腻的上身,站在一边听着。

  「木村先生,山田君,光夫君,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小惠母亲不想再多逗留。

  「是吗,本来是想和你聊会的。一定要走吗?」木村问道。

  小惠母亲点点头,准备转身离去。

  「可是,今天店里出了点事情,可能,可能要请你留下来一下。」木村的脸色好象和刚才不一样了。

  「可是,这么晚了,还是,还是明天再说吧。」小惠母亲说。她想,不论什么事,一定和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的。

  「这样的话,可能不行吧!」木村的话有些不容分辩。

  「那么,有什么事呢。」这样,小惠母亲只能留下来。

  「啊,听山田君说,昨天你好象到银行里存钱去了?」木村说的话一点没错,小惠母亲昨天才把刚买的汽车低价卖掉,然后在上班前把钱存进了银行。

  「啊,是的,我昨天刚卖了车,这样,就把钱存起来了。」小惠母亲说。

  「可是,象您这样的人,会有钱买车么?」木村的话中带话:「我是说,店里好象正好少了一笔钱,我,我们不得不问一下。」说到这里,小惠母亲心里不禁一惊。

  「先生,您该不会……」

  「是啊,我并不是说一定是你拿了钱,可是,你也承认是昨天存过钱吧。」木村的话让小惠母亲不知所以。

  「如果是您拿了钱,我想,只要您把钱还回来,我不会多想的。」木村好象真的以为小惠母亲拿了他的钱。

  「先生,请您不要这样说,一定是开玩笑的吧。」小惠母亲气得差点昏过去。

  这是明摆着的敲诈。

  「但是,光夫说过,他看见是你拿了钱。」

  明目张胆的谎言。

  「没有,请相信我。」小惠母亲说。

  「这可不是相信的问题呀,人证都在了,现在缺的就是物证了。」木村说道。

  「请你们不要胡说。」小惠母亲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象,这三个日本人竟会想出这样的主意来。说着,就转身要离开。

  「想走是不行的,我们又不知道你住在哪里。」木村说。

  「请你们不要再说这些无聊的话了。」小惠母亲说完,急步向门口走去。

  光夫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小惠母亲的手。

  小惠母亲一转身,木村已快步走到面前。

  「真没想到,您这么漂亮的女人也会偷东西。」木村好象真的认为小惠母亲偷了他的钱。

  「请,请放开我。」小惠母亲对拉着她手的光夫说。

  「这可不行,我们还没把事说清楚呢,」木村阴阳怪气地说:「还是到后面慢慢说吧。」小惠母亲用力挣扎着,但山田过来和光夫一起,一边一个拉着小惠母亲的双手。

  木村的小店后面是一条很深的巷道,最里处有三间大房子,哪里是木村的家。

  小惠母亲就被带到了木村的家里。

  已经11点了。

  「在这里吵闹可能会吵着邻居的,这样吧,还是到暗室里说去。」木村说着,用手按了一下客厅墙上什么地方,墙上立即出现一道口子,一扇暗门慢慢地打开了。

  这样的情景,小惠母亲以前只是在电影里才看得到,现在见到这情景,有些不知所措。

  尚未回过神来,人已被拉了进去。

  身后的石门「砰」地一声关上。

  眼前的情景让小惠母亲看得惊呆了。

  暗屋约有三十平方,四周被什么也没有,只有屋顶上几盏灯亮着。屋正中放着一张大铁床,床边立着一架摄影机。

  当一个女人被几个男人拉到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也不足为奇。

  小惠母亲立即意识到这一点。

  起先还拉住她双手的两个男人也松开了手。

  木村点起一只烟,轻松地座在了床边。

  光夫也走到摄影机边上,开始摆动机器。

  山田光着汗油的上身,走到屋角处,在一大堆东西里翻弄着什么。

  「请,请放我回家!」小惠母亲严厉地大声呵道。

  「你说什么?放你回去?你不会开玩笑吧。」木村狡猾地笑着说。

  小惠母亲跑到进口处,用力拉扯着门,但无济于事。

  「这是没什么用的,最好不要白费劲,这里可是我私人的地方。」木村说。

  感觉到实在不可能,小惠母亲有些无助地座在了地上。

  「光夫,调好镜头。」

  木村一边对光夫说,一边对山田使了个眼色。

  山田喘着粗气,一边解着下身的腰带,一边向小惠母亲走去。

  这样的情景,小惠母亲已意识到这些男人将对自己做什么。

  一种绝望涌向心头,小惠母亲下意识地向门上靠,但显然不可能有作用,只能慢慢地从地上站起身来。

  山田一口气脱下了身上最后的一条内裤。

  尽管小惠母亲是结过婚的女人,但面对如此的情景,不可能不感到恐惧。

  「日本女人太容易屈服了,听说中国女人是很在乎贞节的,这样,一定很有趣。」木村在床边座着,一边冷冷地看着山田走向小惠母亲。

  山田的下身长满了黑毛,一直连到小腿处。

  短而粗大的阳具向上挺立着,龟头处因浸的液体而发着亮光。

  「不要,求求你……」

  小惠母亲绝望地说,双手抱紧胸部。

  女人受到攻击时,一般都先保护胸部。而男人的性攻击也是首选在那个部位。

  山田慢慢地走近小惠母亲身边,伸出双手,拉住小惠母亲的两手腕处,用力向上提拉,按在墙上。

  「啊!」

  小惠母亲痛苦地扭过脸。

  山田伸出长长的舌头,舔向小惠母亲的脸。

  口中发出的怪味直扑小惠母亲的鼻子,而男人身上浓密的汗味和着下身散发出的男人特有的性味,小惠母亲感到一种只能受其摆布的绝望。

  山田很轻松地把小惠母亲拉到了床边,一使劲便扔到了床上。

  小惠母亲仍想挣扎着起身。

  这显然不可能办到。

  山田已绕到床头处,只用一只手便将小惠母亲的双手合在一起,手上用不知什么时候拿来的绳子在小惠母亲双手腕处绑起来,并将绳子的另一端绑在了床头架上。

  木村这才起身,扔掉手中的烟头,慢慢地解开上衣。

  「不要这样,求求你们了。」小惠母亲仍旧抱着一丝希望。但这种情景下,这样的请求只能更多地鼓励男人。

  木村几把就脱光了全身的衣服,和山田相比,木村身上的体毛好象更多一些。

  小惠母亲开始意识到,攻击立即就要开始。

  于是,开始奋力地挣扎。这样,上身和双腿一起用力,身子向上挺。

  这样的挣扎动作是施暴的男人最喜欢的。

  山田见木村已准备好,立即伸手抓住小惠母亲的上衣领口,用力往两边一分。

  「哧……」小惠母亲的上衣被从领口处撕开,山田顺势将撕破的上衣掀到小惠母亲被绑的手腕处。这样,上身只余下胸罩。这显然不是问题,山田只用一只手轻轻一扯,整个上身就全部露出。

  「不要啊!」小惠母亲从未在几个男人面前暴露过身子,这样的情景十分羞愧。

  「现在,你一定想起来偷过我的钱吧。」

  木村这才开始说话。

  「不,我没有。」小惠母亲意识到木村的阴险,事实上她根本不会承认偷钱的事情,对木村一伙人的意图,小惠母亲十分清楚。

  「啪!」木村用力给了小惠母亲一个耳光。

  「呃!」小惠母亲受到暴力攻击后,头往后仰去。

  木村一把扯下了小惠母亲的裙子,并伸手拉下她的内裤。

  「不要,啊……」小惠母亲惊恐地大声喊叫起来。

  全身赤裸着出现在三个男人面前,并且是被平绑在床上,小惠母亲羞愧得直想将双腿并合起来。

  这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山田已将小惠母亲的一条腿高高地拉起,用绳子绑住脚腕,往上绑了床后的床架上。这样,小惠母亲的一条腿高高的分立,另一条腿被木村按住,下身的私处完全露出,。

  「啊!这么多呀!」木村眼睛紧紧地盯在小惠母亲的阴部,浓的阴毛中,阴唇仍旧没有发黑。这对已四十岁的女人来讲,十分难得。

  身从小惠父亲当上企业的领导后,夫妻俩的性事很少,这使得小惠母亲的下身保养得很好。而且,小惠父亲的性功能并不是很完美,小惠母亲从结婚到现在,几乎不知道作为女人的性高潮。

  但现在一下子将面临三个日本男人的性攻击,这对小惠母亲来讲,是天大的悲哀。

  山田用手将小惠母亲的头部托起来。

  木村起身走到床头,用手抓住小惠母亲的头发,另一只手托起那根粗大的阳具,伸到小惠母亲的嘴边。

  「舔!」木村笑着命令。

  小惠母亲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而木村让她用嘴来舔吸,这是对她心灵的一种最大限度的伤害。

  小惠母亲坚决地闭紧嘴。她从来没有用这样的方式做爱,也不知道男人居然让自己做出这般恶心的事情。

  「怎么,不愿意吧!」木村有些生气地说。

  「女人就只能给男人快乐!」木村松开拉着小惠母亲头发的手,用力捏住她的下巴,想这样使小惠母亲张开嘴。

  但小惠母亲咬紧牙关,不愿这样轻易就范。

  「老板,不是有口交圈吗。」一边拍摄的光夫递给木村一只塑料圈。

  木村得意地接过口交圈,用力撬开小惠母亲的嘴,把塑料圈固定在小惠母亲的牙床上。

  小惠母亲的嘴只能呈圆形张开。口腔内的口水慢慢地浸出,流出来。

  「这么多的口水呀,一定会让老板快乐的。」山田在一边喘着粗气说。

  木村象表演一样,慢慢地将他那根粗大的阳具推进小惠母亲的嘴里。小惠母亲眼里流出了泪水,和着流出的口水,嘴里含着木村的阳具,表情十分可怜。

  木村开始慢慢地抽送着,拌着小惠母亲嘴里的口液,发出叽叽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淫秽。

  木村带着一种满足的表情,慢慢地在小惠母亲嘴里抽送着。

  而山田此时挪到小惠母亲的下身,俯下身去,用手分开小惠母亲阴部的阴毛,低下头,竟伸出舌头舔起来。

  「唔……」小惠母亲也许从未经历过男人用嘴对阴部的舔吸,吃惊地发出声来。

  日本男人一般注重用嘴的性感觉,尽管这样的行为十分不正常,但用嘴的性挑逗往往使男女双方都能很快地进入不可自持的状态。

  山田良好的口交行为使小惠母亲很快就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快感来,这使她很为难。

  阴道里立即流出爱液,这让小惠母亲很委屈,这不是自己能够主张的。

  山田舌头舔吸里发出极大的声音,宽大的舌头从小惠母亲阴道夹缝中上下舔吸着,小惠母亲已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性兴奋。

  嘴里的口圈已被木村拿出来,但木村那根更显粗大的阳具仍旧挺立在小惠母亲的嘴边。

  「啊……」小惠母亲已发出了性快乐的声音,是山田的口交让她进入到一种忘记羞耻的景地。

  「现在一定很舒服吧?」

  木村竟这样问起来。

  出乎自己的性欲而被迫感受性兴奋,强暴自己的人竟问自己的感受,这是一种无名的打击。

  事实上,木村自从妻子死去后,一直流连于在外面的招妓。但日本女人天生的顺从感让木村感到缺乏刺激。这样,小店里招的两个伙计和木村窜通一气,常以招工的名义把来打工的女人带到木村的暗室里,进行无耻的性侵犯。

  这次,小惠母亲自己找上门来,加上天生的美丽,尽管年纪大一些,但由于保养得较好的缘由,木村等人早已打起了主意。

  「中国女人的性液可真多呀!」

  木村对小惠母亲因受到口交后流出大量的爱液而感到兴奋。

  「唔!」山田抬起头来说:「奇怪呀,穴也不大,这么年纪的女人……」木村一把拉开山田,挎到小惠母亲两腿中间,俯下身。一边的山田立即递过来一个近40公分的圆垫。木村将垫子放在小惠母亲的下身,小惠母亲的身体立即被垫子抬起来,阴部被托得很高。

  这时,木村才在床上站起来。原来,女人这样挺起的阴部正好与木村的阳具一样高,这样,木村可以很随意地将阳具插入阴道中。

  被垫起的阴部夸张地向上挺起,看起来十分刺激男人的性欲。

  木村随意地将手在小惠母亲的阴道摸了一把,手上立即沾满了热呼呼的爱液。

  「真是一个性交的好地方。」木村情不自禁地说。

  然后,早已挺拔得铁硬的阳具慢慢地对准了小惠母亲的阴道口,那地方爱液不可思议地流淌着。

  「啊,请……不要……」

  小惠母亲在极度的亢奋下,仍旧试图让木村停止。

  「现在你不是很舒服吗,为什么要停止呢。」木村淫笑着说。

  「请……啊……」

  小惠母亲感到木村的阳具已进入了身体内,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从下阴处直冲向全身的每一根神经。

  「呼……呃……」

  小惠母亲已不能再把持自己,经过山田的口交前戏,阴道已完全打开,全身的每一处都为进入作好了准备,因此,在木村的插入后,立即就产生了强烈的反映。现在在小惠母亲的意识中,只剩下对性欲的强烈渴望。

  对于女人而言,最可悲的是身体的不由自主。当然,小惠母亲不可能逃避木村等人施用的娴熟性引导。作为女人体内天生的被征服感和被迫的性兴奋交织在一起,小惠母亲已不再作任何反抗。

  木村的抽插缓慢而有节奏,这样的性刺激给小惠母亲带来无尽的快感,使她从喉咙深处发出了性享受的声音。

  山田解开了绑住小惠母亲的绳子,但此时小惠母亲已不会有任何反抗。在木村充满技巧的插入下,小惠母亲已完全溶入到性欲中,阴部已开始作相应的迎合。

  爱液越发增多,这使得木村的阳具在抽插时感到很轻松和愉快。

  山田的阳具发着难闻的臭味,但小惠母亲仍然不自觉地纳入口中。几乎没有任何经验,小惠母亲居然不会用牙齿去碰到,舔吸阳具温柔而适宜,山田很快就发出了快乐的声音。

  光夫用心地拍摄着……

  木村十分有耐心地用一种节奏抽插,小惠母亲已失去分辩能力,只余下对性的感觉。长时间的有节奏的抽插,使她几乎不间断地感受到性快乐,但却不会达到性高潮的顶峰。

  这是木村一伙人最拿手的一招。

  任何女人只要受到这样长时间感觉性快感,就会对自己的身体产生怀疑,慢慢地变得服从。

  小惠母亲感到口中山田的阳具流出一些水来,但不象是精液。

  山田的阳具开始加快了在小惠母亲嘴里的抽插频率,这是性高潮的前提。

  「啊……啊!!!!」山田嘴里发出了一种吓人的怪声。

  很快用手捏住阳具,发疯一般抽送。

  小惠母亲意识到,阳具正对着她的脸部和嘴,山田一定是想把精液射入在自己的口内……但是,只能想到这里,下身木村的抽插也加快了,快感袭向阴道,这是一种迫切的感觉,高潮!!!!!高潮!!!

  小惠母亲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爽快,几乎每一个毛孔都在感受那一种性的冲动,她终于忍不住大声地叫出声来,哪是一种全身心感受性快乐的女人从身体深处和灵魂深处所发出的最原始的性呼叫……山田的叫声越来越怪,一大股白色的液体从山田的龟头处飞溅出来,直冲进小惠母亲因性兴奋而张开的嘴里。

  小惠母亲已开始达到性欲的最高点,忘我地呼叫,并将射入口内的精液无意识地吞下。

  木村已拔出阳具,用手抬着到小惠母亲的头部。

  日本人似乎总是喜欢作这种看起来很脏的性事,但这对征服女人显得很重要。

  山田已把阳具移到了小惠母亲的胸部,在乳间欢快地射洒着他余下的但仍是大量的白色精液……小惠母亲的阴道内猛地射出一股清亮的水来!

  完全高潮时,女人也会产生这样的情景,只是,不是射精,而是完全的淫液。

  只有最完美的性交才会让女人有这样的阴道射出。

  木村已开始在小惠母亲的脸上射精……

  光夫此时已关上机器,站上床来,将他的阳物很轻松地插入小惠母亲的阴道内,哪里面水腻腻地,立即就能感到舒爽。

  小惠母亲立即再次感觉到快感……

  这样的行为是十分鄙卑的,男人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让小惠母亲在不能自主自己的行为。日本男人对这样的事情很是喜好,在日本社会上,男人对女人的暴力几乎是很正常的事情,而日本女人一般在受到性侵犯后,都会因为怕家人和朋友的闲话而选择沉默。这在另一个方面促进了一些日本男人性心态的扭曲。

  「真是不可思议,她的阴道居然还能流出这么多的水来。」木村在射完后,看着光夫的性行为。

  「中国女人比日本女人干起来要有意思呀。」山田在一边用手抽动着已有些发软的阳具,企图再次雄壮起来。

  「山田君,一次把你的精液用在一个中年女人的身上不太值吧。」木村的话中有话。

  小惠母亲听到这句话,吓了一跳。光夫的刺激也不起作用。

  小惠母亲立即从床上起身,突然的行动使光夫来不及反应,阳具立即从阴道内滑出来。

  小惠母亲意识到木村一伙人一定是想到自己家里的女儿小惠,下意识地想起身逃出来。

  这很正常,但无济于事。

  山田很容易地把她拉回到床上,立即将双手反绑在身后。

  光夫有些恼火,阳具立即软了下去。

  木村点起一只烟,走到被绑在床上的小惠母亲身边。

  「真是不听话呀,现在,你应该好好想想,再不承认偷钱的事,我就会让你后悔的!」「我没有偷钱!」小惠母亲回答。

  「是吗?真是嘴硬呀,你嘴角和脸上不是还留着我的精液么,那时候你可是感觉美妙无比呀,真是楚楚动人啦。」木村说。

  这让小惠母亲感到无地自容。

  「还是不承认吗?」木村问:「听说你家里还有一位宝贝女儿,那可是没有见光的小美人啦。你想想,要是我们用刚才和你作爱时的方式,那你的女儿一定会发出动人……」「住口!」小惠母亲不能再听下去了。无耻的日本人。

  「啊,是吧,我想多说也没有用的,这样的话,我就叫山田君去店里等你女儿吧,这么晚了当母亲的还没有回家,女儿一定会着急来找的吧。」木村似乎很懂得心理术。

  小惠因半夜还没见到母亲回家,现在真的找到了店里,只是店里没人,她只能在店门口蹲下等待。

  山田穿上一条短裤,连内裤都没来得及穿上,就径直打开门。

  「不要,你们这群畜牲!」小惠母亲愤怒地骂道。

  「啪!」木村用力给了小惠母亲一个耳光,小惠母亲被打昏过去。

  光夫把小惠母亲拖到屋角处,用另一根绳子把小惠母亲的又腿绑住,这样绑成一团,放在墙角。

  山田不一会就把小惠带了进来。

  刚进屋,小惠就被眼前的情景吓住了。

  两个光着全身的中年男人正站在屋子的中央。

  下身的阳具在灯光下特别刺眼。

  山田从身后连手抱住小惠的上身,用力把她一推,小惠便被推到屋子的中间。

  「真是美呀,中国女人真是美呀!」

  木村见到丰满美丽的小惠,目不转睛地发出感叹来。

  小惠立即见到屋角处被绑成一团的全裸的母亲,她立即意识到现在自己身处的景地。

  「我给你看一样东西。」木地对小惠说。

  光夫拿过一台小型电脑,将数码摄像机连到到电脑上。

  被紧绑住双手的母亲被绑在床上,一双手用力撕下她的上衣……小惠立即捂住了眼睛。

  「看不下去吧?」木村光着身子,下流地摇动着阳具:「下面的镜头还要精彩,不想看真是可惜呀。」小惠母亲刚好醒过来。

  第一眼就看到屋中央的女儿。

  她绝望地把身子靠在墙上,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以这样的情景出现在女儿面前,小惠母亲无话可说,更多的上,目前自己的女儿也不可避免地要受到三个日本男人的轮奸。但那样的性行为也不能完全是强暴,女儿将在无休止的性引诱中进入不知羞耻的性感觉中。

  「这样的话,应该会说钱的事了吧?」木村转过身,看着醒过来的小惠母亲说。

  小惠母亲清楚眼前的情况,现在即使被迫承认钱的事情,也不可能换得女儿的清白了,女儿毫无疑问将忍受这次性暴力。

  这是十分可悲而又无可奈何的事情。但也只能这样了,在木村这伙人面前,到手的女人不可能放过的,这在对小惠母亲的性暴力已让她感觉出来了。

  「真是可惜呀,这么纯洁的女孩!」

  木村兔死狐悲地说。

  事实上,木村下身的阳具早已涨得不成样子。

  山田已迫不及待地脱光了衣服。一边的小惠吓得楞住了。

  「你们不是人!」小惠母亲绝望地说。

  木村已不想再理会。

  小惠被光夫从后面一把抓住领口,用力一扯,只扯下一大块布料,但后背几乎光出来。

  少女特有的清晰的皮肤和身上发出的汗味立即在屋中散发,三个日本男人闻到这样的体香,性欲更加勃发。

  满屋里充满着三个兽性大发的男人强盛的呼吸声,这样的呼吸对女人来讲,是一场不可避免的绝对性暴力性行为的信号。

  没有人下一声命令,三个男人几乎同时扑向小惠……及力尖锐的尖叫从小惠口中发出,小惠母亲用力咬着嘴唇,愤怒地面对眼前的情景。

  小惠被三个男人紧压在床上……

  上身几乎被三人同时扯光,胸罩被拉到了脖子处……光夫在这种对女孩子的绝对暴力下显得十分兴奋,开始发出狂笑……山田也在用力抽小惠的耳光……小惠的脸上出现被打后的血红。和着满身的汗水,与细白的肤色相衬下,发出一种动人的亮光。

  木村已几把扒下小惠的下身,用力分开少女紧闭的两腿……这是一场人与兽的对抗,但小惠完全处于下风,不可能有任何的反击能力。

  一瞬间,木村等三人全楞住了……

  小惠被分开的四肢出现了三处明显黑色带。

  「真是不可想象,这么多呀。」木村欣赏地说。

  小惠的腋下和私处长着浓密的黑毛,汗水沾在上面,发着透人的光,让男人看起来是那样的充满活力和诱惑。

  木村把鼻子凑近小惠张开的腋窝处,贪婪地深吸了一口。

  「这可是很久都没有闻过的臭味,这样的味道只有没经验的少女才有哇。」木村说。

  「下面,一定也是这样吧?」光夫急切地问。

  木村不顾小惠的尖叫,努力分开小惠,在阴处闻起来。

  「连粪便还没有擦干,下身有一天没洗了吧?虽然有些其它的味道,但这样才更让男人心动呀。」木村看到小惠肛门处未擦彻底的秽物,和着下阴处浓密阴毛下粉红的阴唇,兴奋无比。

  舌头慢慢地从阴道口下端开始舔起,刚一接触,小惠停止了尖叫,全身一抖,下身想下意识地收拢。

  光夫立即上来帮助木村控制好分开的双腿。

  才舔了两三个来回,小惠阴道内就流出爱液……可悲的女人。

  山田竟在小惠的腋毛处舔起来,真是性变态。

  「咝……」木村好似吸入了大量的阴液。

  「呃……不……啊……」

  小惠开始进入性感觉的初期。

  从心眼里恨日本人的小惠,此时正被日本男人向电影里一样强奸。

  光夫的舌头在小惠的乳房上游动……

  「哦……」

  小惠手上慢慢地没有反抗的力量,身上每一处性敏感地带无一不被深得性要领的三个男人启发着。对于从未有过性经历的小惠来讲,初次感受性在自身的体验,身体不存在任何的不适应。要清楚,这是三个性技巧十分完善的男人的引导,小惠母亲那样成熟的女人尚不能抵抗得住,何况一个少女。

  这对木村来讲,小惠完全是他有信心的玩物。这样年青的身体,木村能完全挑起女人的性欲来,并控制女人的快感。

  在日本,作为女人来讲,社会地位仍旧十分低下。男人在家中处于绝对的统治地位。在性生活上面,男人几乎对妻子无所不为。这样的社会状态,促使日本男人对女人的行为更为大胆而粗暴,性攻击在日本十分流行。

  日本的色情业十分发达,电影电视中常常很容易就能看到对女人的性暴力。

  而媒介的这种宣传,无疑不是在教这些日本男人的行为。

  日本人的自卑感很强,这样对于日本男人来讲,有机会在性方面展示自己的强大,可以完全填补自己内心的自卑。这样,他们在对女人的性暴力,会想方设法从感官上找到刺激,并变态地在性攻击的后期努力让女人在他们的引导下感受快乐,从心灵上征服女人。

  这对年青的少女来讲尤其有效。所以,日本的高中女生很早就开始大胆的性出卖,因为在些之前,她们早就被各种方式的胁迫或强暴,并被迫产生的强烈的性高潮中失去了自尊。

  在日本黑社会里,对不顺从的女人,一般是将其扔到一间公共大浴室中,几十个男人会一拥而上,反复地对一个女人进行奸污,然后,再被带到一间屋子里,由男人用几天的时间,进行不休止的性交、口交和肛交,另加上口内射精、全身射精,三人性交等,每一次都让这个女人在感到彻底的性高潮才罢休。这期间,除了这样的强暴,就是色情电视的视觉引导,不容女人在此期间有任何的想法,总之,只能让她想到和感受到性。在经过几天、十几天这样的性体验后,大多数女人会慢慢习惯,并最终屈服。

  这里面,负责引导的几个男人不会有任何话和表情。

  这样的性行为,足够使任何女人屈服。

  小惠已被三个男人吻入一总忘我的临界状态。

  木村可以很自然地打开小惠的双腿。

  「哦……」

  感觉到木村那根温热的阳具在阴道口处上下轻擦,一种十分舒畅的感觉油然而生。声音有些发抖地呻吟出来,大股的阴液缓缓地流出,溢满了阴道口,并流到会阴处。

  木村很讲究地把阳具慢慢向内推进……

  「哦,……唔……不……啊!」

  阳具的进入十分慢,仅仅进去半个龟头,阴液已糊住龟头,温和的阴液把木村的阳具包围着,木村表情十分入神。

  极度放松的阴道很快包住了木村的半个阳具,处女膜被温柔地挤到一边,这样的方式只有木村这样的老手才能做得到,耐心才能得到的享受。

  小惠全身已开始发抖……处女膜会在抽插中被慢慢放开而失去作用。

  山田已把阳具自然地放在小惠的口部……

  小惠已被下身的阳具挑得眼神迷茫,失态地下意识地舔起口边的龟头……女人对口交是天生的……木村的抽插开始了,那是让每个女人都失态的性动作,小惠开始大声地呻……「哦……啊……啊……啊……」性欲真是可怕!

  女人在性欲被完全激发出来后,体现的是彻底的性服从和卑微的性接受。

  小惠的阴道已主动而淫秽地向木村的阳具挺出,迎合着阳具抽插带给她的无尽快乐……不可能再有羞耻心。

  口交也开始主动而灵活……

  木村在小惠处女般的阴道中,开始快速地抽动……小惠已接近性体验的巅峰……「哦……」小惠不自觉地加快腰部的摇动……阴道内已被阳具的抽动带出无限快乐,流出的爱液已把自己的下身和木村的阴毛溅湿得不成样子……「啊啊!」木村大声地叫出声来。

  中年人体内浓腻的精液就要喷射……

  木村来不及把阳具抬到小惠的头部……

  一大股白色的精液身向小惠的小腹……

  山田也在这时达到了口交的顶点,精液从小惠的口中流出一大滩……「哦……」光夫的手淫也使他开始在小惠的乳房上挥洒起狂射的精液来……「畜牲……」小惠母亲再也不能看下去了,女儿已经被这些日本男人的精液所包围,还未长大的女儿竟被这群色狼用这样的方式引导出近似于淫荡的性高潮……木村得意笑了一下,走到小惠母亲身边。

  「母女俩真是可爱呀,要是带到公共浴室去,一定能挣到不少的钱呀。」木村的话对小惠母亲来讲,是一种威胁。

  要是那样的话,女儿一定会被这伙人毁掉的。自己倒是无所谓。

  「我看,还是把钱的事承认了吧?」

  木村仍旧没有放弃。

  「……」小惠母亲欲言又止。

  受到性攻击后,女人在心里上已处于被动。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木村说完这话,把眼睛瞟向床上满身精液的小惠。

  光夫立即心领神会,一把将小惠从床上拉起来,飞快地用绳子绑住小惠的双手,然后将另一端扔过不高的屋顶横木上,用力将小惠全裸着吊在空中。

  山田很轻松地把小惠的双腿分开绑住在两边,小惠的身体呈「人」字被吊起。

  下阴被精液打湿了,阴毛沾在一起……

  木村有些阴险地把手在小惠的小阴处摸了一把,手上全是精液。

  「真是太美了,这种全身精液的样子,才是真正的女人呀。」木村说话时眼睛看着小惠母亲。

  「请……请你们不要折磨她了,我、我说。」

  小惠母亲终于屈服了。

  写下一张欠条,然后小惠和小惠母亲与木村等人一起到家里,小惠母亲拿出存折来,几十万日元就归木村所有了――在被饱受强奸以后。

  「这样多好啊,要是早点识相的话,你和你女儿也不会……」木村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请你们出去吧,我、我和我女儿想安静。」

  小惠母亲说。

  「这可不行,钱是给了,可是有谁证明呢?你不是还写了借条吗?那好象还在我手上吧。」木村在带小惠母女出来时,叫小惠母亲写了借条,但小惠母亲给了钱了,木村并不想把借条还给她,意思谁都明白。

  「你……你真不是人。」

  小惠母亲气极地说。

  「是啊,我不是人,不过,我的要求也很简单,只是你能天天陪我睡觉,我就不再提借条的事,也不再动你女儿。」木村的要求十分过份。

  对这样的人,小惠母亲无话可说。

  但为了女儿,她只能屈从。

  「妈妈……」小惠已从一小时前的恶梦中醒过来,这一切对于她来讲,已是不能忍受。但母亲为了自己,竟然同意和这个可恶的日本男人睡觉……父亲也没有音迅。这正是她们母女俩饱受性凌辱的原因。

  小惠有些恨起父亲来。

  但父亲在国内没有一点信息。

  「明天还是来上班吧,我可等你呀。」

  木村淫笑着对小惠母亲说,然后三个人带着倦意和满足走了。

  母女俩无言以对。

  小惠母亲默默地为女儿放好洗澡水……

  这是恶梦般的一夜。

  天刚亮,小惠从睡梦中醒来,昨晚的一幕又出现在眼前。那是怎样令人痛苦的一个夜晚呀。

  母亲已带着屈辱到木村的小店去了,母亲走时的悲切小惠看在眼里,泪水不住地流淌。

  绝不能再重复昨晚的事情,那将永远地把母亲和自己沦为日本人的性奴隶。

  小惠反复想着自己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最好的办法是报警!

  想好以后,立即拔打报警电话。

  电话员将电话转到警视厅刑侦部。

  「您好!」接听电话的是一位女性。

  「我是西村小美,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小惠流着屈辱的泪水将昨晚发生的事情报告给小美警官。

  「有这样的事吗?」

  小美警官有些惊呀。

  「这样的话,我必须马上见到你。」小美警官说。

  中午12点,小美警官到小惠家中。

  情况很快便清楚了。

  虽然小美警官也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但发生在中国移民的身上,这样的事情仍旧不能忽视。

  立即和小惠一起到木村的小店。

  小美警官见到木村后,亮出了警官证。

  「啊,是西村警官!请问有什么事。」

  木村见是个女警官,有些不以为然。

  小美警官用眼睛四处看了看。光夫和山田在里面正忙碌着。

  但没看见小惠母亲在里面。

  「我妈妈呢?」小惠急切地问。

  「什么?你妈妈?她不是昨天就没来这里上班来着。」木村竟然这样说。

  「你、胡说。」

  小惠听到这样的话,气得说不出话来。

  「啊,小惠呀,你母亲说家里有事,还找我借了不少钱呢,这不,借条还在我这里呢?唉,中国人在日本真不容易呀。」木村脸上写满着同情。

  「不是这样的。」小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你说怎么了?小惠小姐。」

  「你们,你们一定是把我妈妈关在了昨晚的房间。」小惠说。

  「你说什么呢?我根本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木村恨了小惠一眼。

  小美警官对木村说,一定要搜查他的住宅。

  「这样,请吧。」木村有些不情愿。

  尽管不情愿,但警官的话不能不听的。

  木村对光夫和山田吩咐了几句。

  小美警官和小惠跟着木村走到后面木村的居室。

  木地板吱吱地着响。

  但小惠怎么也看不到昨晚上那间房子。当然,她不清楚那是一个暗门。

  小美警官很仔细地观察着。这让木村很是不安。

  客厅中的一台没有关闭的放像机引起了小美警官的注意。

  「木村君开工时也在家里放着录像吗?」

  小美警官随意地问。

  「啊……啊!是昨晚上没关上吧。」木村有些回答不自然。

  「现在看录象的好象不多吧?」小美仍旧显得很随意:「一定是节目好看吧?

  那么,我可以看看吗?」

  小美警官的话不容拒绝。

  「这样,这,不太……」木村有些不太自在。

  「怎么,这样的话,我倒是很有兴趣了。」小美警官说。

  「那么,那里面不过是一些男人看的东西。」木村说。

  「当然在家里看是没什么的,不过,我还是想看看,警官这样的要求不过份吧。」小美步步紧逼。

  然后,小美打开了电视机,随手按下了录像机开关。

  电视中出现了一个日本女人,在一间空旷的厂房里,象是在寻找着什么。突然,日本女人身后出现了两个男人的身影。光线慢慢清晰,身后的人影也渐渐地看得清楚,那是俩个全身赤裸的日本男子。小美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木村从起先的局促不安中慢慢正常。

  画面中两个全裸的日本男人一起扑向那个女人,很粗暴地撕开女人身上的衣物。摄影的技巧很好,人身上的汗水和灯光的配合很刺激人的视觉,声音也合得很不错。很快地,那个女人被按在地上,一个男人不讲礼地把女人的头发提起来,拉到另一个站着的男人身边,使劲地把女人的头部按到男人的裆下,那里,勃起着一只发亮的阳具。女人努力地反抗,但明显是没有用力的,带着一种下意识的服从。然后,女人哭着伸出了舌头,麻利地开始为男人口交。身后的男人抬起女人的屁股,也开始为女人口交起来。

  小惠看到这样的场面,有些不好意思。昨晚的情景对小惠来说,实在是记忆太深了。

  小美警官尽管和男朋友有过这方面的事情,但从未想到强奸的场面。这样的画面让她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女人。而且,男朋友从未给小美有过口交,也不让小美为他口交。小美的男朋友是一个文学教授,在这方面,好象显得很不在意。

  「小美警官,这,不过是男人用来消磨时间的,警官要是喜欢,那么,我可以……」木村的话显得有些放肆。

  「住口。」小美有些生气。一转身要离去,不想正碰到身后的木村,一下被木村身上的汗味冲进鼻子里,有些下意识地偏过头,人却失去了重心,一个闪失,正碰到墙上一个什么物品。

  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

  墙上立即出现了一道正打开的门。那正是昨晚小惠和她母亲被带理的暗室。

  小美警官立即拔出了手枪。

  木村显得十分紧张。

  空气凝固了。

  小美警官用枪指着木村,示意木村前面带路。

  木村有些不太愿意的样子,但在警官面前,只得服从。

  里面的情景让小美警官有些目瞪口呆。

  有四个中年男人正在一张大床上紧围住一个女人,那女人显然已被几个男人所征服,正发出性欲高潮的声音。

  那正是小惠母亲。

  木村把她当作了挣钱的工具。

  男人们见木村身后跟进来俩个年轻美丽的女人,立即松开床上的女人……但小美警官手上拿着的枪使他们全都呆住了。

  「都站到墙边去。」小美命令。

  四个全裸着身子的男人举着双手,站到墙边。全裸的身体下部都立着那根阳具,看起来淫秽不已。

  小美警官只能忍住满屋的性骚味,一边掏出手机。

  但小美警官忽视了身后的木村。

  木村见小美正打电话分散精力的时候,一用力打掉了小美手中的枪。

  几个男人一拥而上……

  小美警官很快被绑住双手扔到床上。

  「真是没用的家伙!」一个年纪有些大的戴眼镜的中年男人说:「现在事情可太大了,你这店里太危险了,只能把这三个女人交给我了。」说话的中年男人对小美来讲有些熟,但一时想不起来。作为一个女警官,居然被歹徒这样绑着扔在床上。

  屋里很快又进来七八个男人,几下把小美等三人绑好,用黑布蒙上头,带了出去……小美再能看见时,已到了一个灯光明亮的地方。

  好象还是一间地下室。但这里比起木村的地下室来,显得阔气多了。

  「是小美警官吧,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能和一位女警官在这样的地方见面。」说话的还是那个年纪大的男人。

  小美好象想起来,这个男人好象是国会的议员大介方夫。有一次小美曾执行过保护他的任务。

  难道国会议员也……

  小美不敢想下去。

  身边只有小惠,小惠母亲已不知去向。

  「只能先委屈你一下了,顺便讲一下,这里是全日本强奸电影地下中心,在这里拍的电影,全都是真实的强奸。」方夫对小美说。

  「作为国会议员,你应该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小美说。

  「是啊,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仍是一个合格的国会议员吧。」方夫不紧不慢地说:「强奸小美的镜头一定要由我的吧,小美小姐的裸体一定很迷人的。」「混蛋。」小美骂道。

  「不用这么说吧,怪难听的。一会,你将会被慢慢地剥光衣服,按在地上,由他们给小美小姐进行漫长的口交,等到小美小姐想那事想得不得了,求我时,我再来满足小美小姐吧。」方夫说。

  「对于这个中国小美人呢,现在你请来给我口交吧。」一个男人走到小惠面前,从衣领处往下一拉,小惠的上衣立即被剥了下来,鲜红的乳头露出少女特有的味。

  男人不动声色地把小惠按跪方夫的阳具前。

  方夫从裤口中掏出阳具,上面流出一些淫水。

  小惠一见到男人的阳具,立即就产生一种被征服的感觉。那是在昨晚的反复性交中下意识地潜入她体内的东西。

  「呃,还等什么呢,昨晚木村的阳具一定在这小嘴里留下不少东西吧,哈……」方夫下流地说道。

  男人把小惠的头部只一推,小惠只能下意识地用嘴接纳方夫的阳具。

  小美警官实在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在自己面前发生。

  「住手!」小美大声地说。

  「什么?住手?这儿可没有人敢对我这样下命令,就是警官也不行吧。」方夫对四周的人说:「看来,这个小女人要想在我们这儿耍威风,好吧,我成全你。」方夫一边享受着小惠带给他的快乐,一边对手下几个男人示意了一下。

  一个身体强壮的黑人全身淌着汗,一声不吭地脱下下身的裤子,硕大的阳具立即挺立在众人面前。

  小美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阳物,和自己的男朋友相比,几乎大了两倍。

  「去扒光警官的衣服。」方夫说。

  这样冷酷的场面,令见过大场面的小美也觉得有些可怕。在被人征服前,最可怕的就是这种冷场面。对手一言不发,只是按规律地做事,这样的情况本生就让人产生被压迫感。日本人在征服女人这方面,有着独特的方式。

  「剥光她的衣服后,给我好好地玩玩。」方夫冷冷地说。

  小美的身子腾空起来,黑人轻轻地就把她举起……一个小个子男人上来,不等小美反应过来,一把就扒下了小美下身的裙子和内裤。这真是最直接的强奸,一下子就让女人失去自尊。

  小美的下身长满黑色的阴毛,不同的是,小美的阴毛有些分散,更让阴部显出一种骚淫来。

  「这样的阴部吗?很快就会被弄出水来的,干着一定很带劲吧。」一边的方夫看了一眼小美的下身。

  真是羞死人了!小美无地自容。

  但一声叫声都没有。

  在当警员时的训练中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女人最好不要挣扎和尖叫,那样的话,只能激起男人更大的征服欲望。这一点,小美现在是清楚的。

  黑人把小美放下地时,一顺手就拉下了她的上衣,这么快的动作连小美也觉得十分惊叹。仅仅一两秒的时间,全身就裸露出来。

  大个黑人很夸张地把小美的腋窝举起,但小美的腋窝下面毛刮得很干净,不过汗水从那地方流出来,显出很淫的味道。

  一个男人把一根木棒的两端分别绑住小美分开的两腿,这样,小美无论怎样都不能把双腿并合。

  这是一种非常下流而有效的对付女人的办法。

  现在,这样的方式是对小美进行性征服的第一种方法――口交!

  黑人把小美平放在地上,用手死死地压住小美的双手。

  小个子男人抬起小美张开的下身,很快地就在小美阴毛杂生的阴道口舔起来。

  「咝……」小美发出了声音。

  这样被男人舔着的感觉是她从未有过的,说实话,很特别。

  「一定会流出水来的。」小美这样想。

  对自己的身体太了解了,这样的口交真的很让小美受不了。

  一边的方夫已开始从后面插入小惠的阴道。

  「啊……」小惠已进入到一种性兴奋状态。一个男人拿出阳具来,小惠忘情地舔起来。

  「性奴隶!」

  小美的脑子中产生这样一个词来。

  早先就听说过日本有过从事这样的事情的黑社会,但一直不能找到线索。原来连议员都参和在里面,难怪不能破案。

  「当警员的都是这么能忍耐吗?」

  方夫在一边干着小惠,一边看着小美说。

  小美警官强忍着。

  方夫竟抽出了湿漉漉的阳具。这样一个如老头年纪的人,竟然有如此的忍耐力。

  「警官小姐,你的阴道好象湿得不成样子了也。」方夫挺着那根被小惠阴水浸湿的阳具,看着小美警官的下阴说道。

  「混蛋。」小美骂道。

  「干女警官我可是很乐意的。」方夫竟抬着阳具,开始向小美的阴道口插来。

  「住手| !」小美有些不能自持。她清楚,如果方夫的阳具一但插入,自己的阴部一定会产生很强烈的反映,那样的话,也许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欲而叫出声来。在警官学校时,教员曾反复说过,如果被男人强暴,一定不要露出享受的样子,那样的话,就很容易被男人找到弱点。

  方夫很慢地插入。

  真是不可言喻的感觉,小美的阴部开始收缩起来。她感到一阵悲哀,难到自己的身体竟可以在陌生人的阳具插入下失控?

  小美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身体来,也许自己的身体本生就是容易被男人打开的。

  方夫已完全进入……

  小美只能忍住不让自己出声,但阴道内的感觉实在太美好了。

  「……呼。」小美开始喘气。

  「有些受不了吧。」方夫的语言显出一种征服者的气势。下身的阳具抽得更欢了。

  「啊……啊……我……」小美已不能忍受。

  方夫见小美已进入失控的状态,就慢慢停止了动作。

  「不……不要。」小美感到下身一下子失去了感觉,有些空旷感。

  「日本女人总是这样,嘴里叫着不行,一但被男人进入,就想得不得了,真没意思。」方夫索性拿出来。

  「啊……不行……」

  「怎么不行?」方夫有些看不起小美的神情。

  「求……求你。」

  「那么。起来给老子口交吧。」

  小美的下身彻底地需要了……

  这样,即使口交也无所谓!

  立即抬起方夫的沾满女性阴水的阳具……

  「真没劲……」方夫失望地感受着小美那不太熟练的口交,很快就泄了出来。

  大个黑人立即扑上去……

  小美马上就被那硕大的阳具所征服……

  但更多的男人拥向了小惠,那里是一个纯洁的身体。

  有四个空闲的男人上来,和黑人一起打开小美的身体……满屋的性叫……小惠和小美的身边都有不少于五个男人,很快就有人开始在她们身上洒起精来。

  精液横飞……四溅……

  女人的淫水也有喷射……

  「啊……」

  征服和被征服的快乐……

   【完】